365bet自我评估

民商诉讼

首页 > 民商诉讼
情势变更原则在建材价格上涨情形中的适用
发布时间:2018-12-21 15:12:59

整理人:石绪律师

一、情势变更原则与商业风险

关于情势变更原则,《合同法》中并未作出明确规定,原因可能在于防止司法对当事人意思自治的不当干预。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得世界经济环境发生了重大转变,间接地为情事变更原则进入司法领域打开了大门。2009年4月,最高院颁布《合同法司法解释二》,其中第26条即被普遍视为情事变更原则在合同法领域的体现。

《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六条规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但是,情事变更与正常的商业风险之间需要有明确的界限及适用标准,前者性质上应属于异常风险,是当事人在缔约时所无法预见且风险程度远超正常人的合理预期,而后者则是商业活动中所固有的风险,当事人应对此有一定程度的预见和判断。裁判实践中,为了避免参与经济活动的当事人不合理地转嫁本应由其自行承担的商业风险,需要对情事变更的适用予以严格限制:

1.适用程序严格。为了防止情事变更原则被滥用进而影响市场交易秩序,最高院曾于2009年出台《关于正确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服务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的通知》,规定应该严格适用《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26条,对于该条文,各级人民法院务必正确理解、慎重适用。如果根据案件的特殊情况,确需在个案中适用的,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审核。必要时应提请最高人民法院审核。

2.适用条件严格。一般的适用条件:1.存在情事的变更;2.情事变更须发生在法律行为成立后,债关系消灭前;3.须为当事人未能预料且无法预料;4.该情事变更不能归责于当事人;5.情势变更后,维持原法律行为之效力会造成当事人利益显着失衡

在最高院2009年颁布的《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中,第一条第2项中也规定:人民法院在适用情势变更原则时,应当充分注意到全球性金融危机和国内宏观经济形势变化并非完全是一个令所有市场主体猝不及防的突变过程,而是一个逐步演变的过程。在演变过程中,市场主体应当对于市场风险存在一定程度的预见和判断。人民法院应当依法把握情势变更原则的适用条件,严格审查当事人提出的“无法预见”的主张,对于涉及石油、焦炭、有色金属等市场属性活泼、长期以来价格波动较大的大宗商品标的物以及股票、期货等风险投资型金融产品标的物的合同,更要慎重适用情势变更原则。

案例:武汉绕城公路建设指挥部与中铁十八局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湖北省高院一审观点:合同中不调价的约定是建立在双方协议时的合同基础之上,以能够实现双方当事人的合同目的为前提,建材价格在一定幅度内的合理的波动为正常的交易风险。但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建材大幅度涨价,对此事实,双方当事人均认可,其涨价幅度按照鄂交基(2004)314号文的表述是:“超过了施工单位的承受能力。”这说明在合同履行期间,作为合同基础环境因素的建材价格因素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超出了合同当事人所能预测的范围,按原合同履行将对二公司产生显失公平的后果,导致二公司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故应根据情事变更的原则,依二公司的材料差价补偿请求,由指挥部给予适当补偿。

最高院二审观点:本案当事人在合同中已经明确排除了因材料上涨而进行合同价款调整的可能。此外,情事变更原则的功能主要是为了消除由于订立合同时的基础情势发生重大变更所导致的当事人权利义务的显失平衡。而从本案案情看,经一审法院委托鉴定,二公司因材料价格上涨导致的差价损失幅度尚难达到情事变更原则所要消除的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显失平衡的严重程度。因此,一审法院适用情事变更原则判决指挥部补偿二公司材料差价损失,依据不充分”。

二、谨慎适用情事变更原则

2013)民申字第1099号民事裁定书》:上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承包方式为按定标价包人工、包材料、包工期、包质量、包安全,还包括按国家规定由乙方缴纳的各种税收,除设计变更外,总价、单价以定标价为准,结算时不作调整。上述约定系针对合同约定的施工期间内包括主要建材价格产生变化的市场风险承担条款,说明双方当事人已预见到建材价格变化的市场风险,故二审判决认定开工日期至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建筑材料上涨属于正常的商业风险,不属于情势变更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可以看出,对于由于建材价格上涨导致的主张调整合同约定造价的情况,法院普遍持谨慎适用情事变更原则的处理方式。一方面,建材价格的起伏涨落是施工方在投标或缔约时的重要考量因素,建材价格的市场变化属于较为常见的现象,也符合建筑行业的常态,动辄调整合同价款会严重损害法律关系的稳定性;另一方面,过于宽松地适用情事变更原则无疑对于合同相对方是不公平的,将本应由施工方承担的商业风险转嫁到其身上。同时,笔者也并不赞同“以建材价格涨幅超过一定标准即可视为不可预见”这种观点,这种僵化的套用思路虽利于法律适用,但却是忽视了诸如施工单位专业性、当事人缔约地位、工程周期、工期延误、物价指数涨幅、套期保值操作等一系列影响因素。

当然,谨慎适用并不代表绝对的不适用,当结合上述列举的相关因素考虑后,若足以认定建材价格构成“价格异常”,而导致价格异常上涨的事件往往也是一个理性的市场交易主体所无法预见的,此时,则可在个案中适用该原则,对合同价款进行合理的调整。该调整需要照顾到无过错方的利益,在调整尺度的价值去向把握上注重保护守约方,做到公平合理地调整双方利益,实现利益平衡。

三、法律建议

作为施工方,理应在投标或缔约时应充分考量建材价格波动的影响,通过在合同中明确建材价格波动幅度、价格参照标准等内容,避免往后可能发生的争议;同时,一些规模较大的施工企业,对于有期货交易品种的材料,可通过订立期货合约的方式锁定材料成本,降低因为价格大幅波动所引发的价格风险。

首席律师/Chief Lawyer

蒲 杰博士 简介

一名身体力行、全力以赴的知名律师,一名专心从事民商诉讼和仲裁的出庭律师,为客户创造实实...